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实验室 1
实验室 1
 2004年,夏,欧洲,某研究中心内,一名黑色大衣,带着墨镜的金发男子正透过监视器观察着实验室内的动静。画面上一个脱皮的怪物正在疯狂的攻击着面前的一头巨熊,很快那只巨大的黑熊变被这变态的怪物给撕碎了,那只怪物仿佛犹未满足,疯狂地继续冲击着通明的超钢化玻璃,吓得边上的实验人员远远地逃开了。

  “很糟糕啊,还是这样的低能儿,这帮蠢货就不能给我看点新鲜的东西吗!”男子忿恨地说道。

  滴~~~~的一声,他身后的门开了。一名科研人员打扮的工作人员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

  “报告维斯克主任,我们对实验体β进行的研究暂时是失败了,不过……”
  “不过什么?”男子带着嘲讽的口气说道,“又在它身上发现了新的什么东西?”

  工作人员几乎被吓得跪了下来,他原本是准备用这句话来搪塞这位魔鬼主任的,但是看起来他没机会了。

  “啊~~~~~~~~”一声惨叫,那个可怜人整个头被割成两半,鲜血瞬间喷了一
地。

  维斯克缓缓转过身子,用略带惋惜的口气说:“纳西莎,下次记住清理工作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进行,这里的地板可是很昂贵的哦。”

  角落的阴影中,一个脸色冷漠的女子走了出来,清秀的面孔配合着黑色火辣的紧身衣,这样的绝配仿佛是魔鬼与天使的混合体。女子微微一撇嘴,嘲讽地回应道:“如果没有这么多垃圾,我也不必老是这样扫尾了。”

  维斯克微微叹了口气,“自从威廉和ALEXIA死了以后,就再也难看到优秀的
开发人才了。我们只有获得更多的开发素材,才能制造出我们理想中的生物兵器。”
  他转身一指屏幕,命令道:“清理掉这个蠢货,没有智力空有蛮力的废物!!”
  纳西莎点点头,走出了门去。

  维斯克打开了另外一具电脑,很快便接通了一个红衣女子。

  “你现在在哪儿?”

  红衣女子略带懒散地答道:“夏威夷,总部放了我一周假,有什么事吗?”
  真是好命,总部怎么想的,让我救她回来就是为了让她度假?算了这不干我什么事,她始终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棋子而已,维斯克愤恨地想着。

  “你什么时候动身去西班牙?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个东西你什么时候拿给我?”
  “不能让我度完这个甜美的假期再去吗?”红衣女子慵懒地问道。

  “一周内不给我拿到,当心你的小命!!!”维斯克尽量压低心中的怒火,“别忘了我可以轻易救你,但要杀你也是易如反掌!”

  滴~~~~~~,维斯克直接关了电脑,他拳头紧握,忽然出手,抓住身边的一个
对讲机,飞快地拨了一个号码。

  “喂,是保安队长吗?把上周抓的4 号给我带过来!立刻!!!”说完,维斯克狠狠地把对讲机摔到了地上。

  最近自己实在太累了,实验不成功,自己复兴安布雷拉公司的计划也受阻,上面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自己的权力在受到诸多制衡,看来上层人士已经对自己产生怀疑了,现在的自己急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发泄,来发泄一切不满。

  门开了,保安队长带着一名头戴布套的犯人走了进来,敬了个礼后,保安队长匆匆退了出去。他明白,在这个头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多办事,少说话为妙。
  犯人摇摇晃晃的站着,维斯克仿佛很有趣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蓦地,他走了过去,一把扯下犯人的头套。头套下显露出一张俊俏的面容,被突如其然的光明弄得一时睁不开眼。这是一名红发女子,面容虽然憔悴,但是神色却很坚定!!
  “你就是那个逃跑的牲口?”维斯克嘿嘿一阵冷笑。

  红发女子逐渐适应了周边的环境缓缓睁开了眼,她的眼前是一个黑色衣服的男人,金色的短发,墨镜下的嘴唇此刻发出邪意地微笑。

  女子脸色煞白,她知道在这个地方只有一个人,不,应该不能算是人,算是一个魔鬼,才拥有这种打扮。

  “你……你是维斯克……主任?”女子吃力地问道。

  维斯克撇撇嘴,不置可否的点头,他个人觉得回答牲口的话是一种耻辱。他随手拿起了身边保安队长留下的记录,看了看。

  “很不错嘛,居然想带着4 个牲口一起逃跑,看来你的胆子还不小。”
  红发女子愤怒地吼道:“你们这群畜生,你们才是牲口,我们是人,我们是被你们绑架到这里来的,只要我能逃出去,你们一定不得好死!”

  维斯克微微一笑,“你好像还有个孩子,你现在说这样的话,难道不怕我们对他不利?”说话间,随手启动了另外一个屏幕,屏幕上一个孩子正无助的蜷曲着身子缩在一间囚室的角落。

  红发女子发疯似地扑向屏幕,呼喊着:“维尼,我的孩子,妈妈在这里。”
  维斯克一把抓过红发女子,恶狠狠地将其抛向地板,女人被摔的一声惨叫。维斯克如一座黑色大山般压来,用不带任何人类感情的声音道:“你的名字是叫瑞贝卡吧,很好,和我当年的一个下属的名字一摸一样,今天你要是不能让我满足,我立刻叫人动手杀了这个小家伙。”

  红发女子瑞贝卡发出了无助的悲鸣,最终仍然逃脱不了恶魔的摆布。

  呜~~~ 呜~~~~~ 红发女子瑞贝卡正在面前这个男人的胯下羞辱在吸吮着肉棒,
她的动作显得笨拙和生疏,屈辱的泪水滑过了脸颊。

  “再深入一点,今天没吃过饭吗?那就更要快点吸出来好填填肚子了,哈哈哈。”

  男人嘲讽的话刺激地让瑞贝卡有点要发疯过去的感觉,口中更是腥臊异常,不过当想起自己的孩子还在这群恶魔手上的时候,她不得不用更大的毅力来克服作呕的念头。滑湿的舌头包裹在肉茎上,仔细地舔舐着……

  维斯克闭着眼,默默地享受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为自己做的口舌服务,忽然他抓起了女子的头发,猛按硬拉,一挺腰将自己的炮身直送入女子的喉咙深处。
  瑞贝卡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一时间呼吸困难,双眼翻白。她死命的想挣脱,可是在恶魔的手掌中,她的抵抗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本来维斯克的身体自从病毒改造过后,不论体力、爆发力、耐力都已经远远超出常人的数十倍,当初和ALEXIA的战斗中,面对那位实力强横的‘蚁后’也丝
毫不落下风,现在面前这个女人的抵抗简直对自己是一种变相的诱惑。

  维斯克的墨镜后的眼睛内闪现出一丝红光,每当他兴奋的时候,他总感觉到体内那股‘超人’的力量在驱动着自己去做一些暴力的事情。他一把推到了面前的瑞贝卡,伸出左脚狠狠的踩在了女子撑地的手上。

  “啊~~~~~~~~~~”一丝惨叫回响在了偌大研究所的控制室内。
  哗~~~~~~~ ,一桶水浇在了昏迷的瑞贝卡头上。女子模模糊糊的感受到手上
刺骨的剧痛,同时身下也异常的痛楚。

  恍惚间,她听见那个恶魔正用冰冷刺骨的语调对着自己说:“不给我动起来,我现在就命人砍了你儿子的两条腿!!”

  瑞贝卡的心猛的抽紧了起来,心中呼喊着儿子维尼的名字,不得不屈辱地摆动身体,迎合着身后男子的抽送,红白混浊的液体在两人的结合处沿着雪白的大腿流下……女子的眼神开始变得混沌迷离。

  滴……,门又打开了,纳西莎走了进来,略微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如一滩烂泥的瑞贝卡,她径直走到了维斯克的面前,眼前的这个男人难得拿下了墨镜,此时正靠在一张大沙发上抽着雪茄。

  “处理完毕,等待指示。”纳西莎用近于机械式的声音做着报告。

  维斯克吐了烟圈,盯着眼前的女子。这个女孩子是他独自训练出来的,是不被组织所知道的一张自己的底牌,这些年来始终如一的完成自己交代下的任务,从无怨怼。他很欣赏她,对她也很放心。维斯克是个非常谨慎小心的人,他除了自己外从不相信任何人。对于一切他都做到防患于未然,包括眼前的这个忠心手下,他也在其身上做过保险措施。

  “把这个女人处理掉,包括她的孩子。”维斯克说毕,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道:“等等,我想到了个更好玩的办法。把她们母子带去3 号实验室,把前天解析出来的T-Veronica给她们注射,嘿嘿,说不定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

  “是。”纳西莎一敬礼,准备去完成头交给自己的任务。

  “纳西莎,一周前你去看过史蒂夫了吧,他现在的情况好吗?”维斯克好像不经意间提问道。

  “他很好,现在身体在逐步恢复,T-Veronica真是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啊。”
纳西莎小心翼翼地答道,她回答的非常慢,如果胡乱回答的话即使是身边的亲信这位恶魔般的主子也会毫不犹豫的立即拧断脖子的!

  “处理完后立即再来见我!”维斯克一挥手,纳西莎立即将躺在地下昏死过去的瑞贝卡拖出了房间。

  维斯克吐着烟圈,心中想到的却是一周前……发生的事情。

  那个时候,维斯克的实验遇到了瓶颈,缺少原始资料的情况下,维斯克对G病毒和T-Veronica病毒的研究遇到了重大挫折。他无比嫉妒的想着,如果自己拥
有威廉或者是ALEXIA的头脑也许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维斯克对于始祖病毒以
及其进化型G 的研究已经很久了,虽然在试作型TYRANT身上取得了部分成功,让
其懂得理解部分命令的执行,但是仍无法让这些庞然大物拥有人类般随机应变的能力。维斯克为此非常苦恼,过去曾经有过让寄生生物NEMESIS 掌控生化体智力
的开发研究,但是这充其量仅仅是让这些蠢物的智力达到7 、8 岁孩童的智力,对于作为实战用途的生物兵器来说远远不够。

  事情也就是这时有了转机,据总部来电,近期组织内的女间谍艾达。王联系到了一个远在西班牙的科学家,据说他是过去艾达的男友JOHN的好友,他向她呼救说,有人欲利用他研究出的寄生虫来控制世界,希望她能把他带走。作为回报他会把自己的所有研究成果都告诉她。

  维斯克获知这一消息后非常激动,这也许就是另外一条提高生物兵器智力的捷径。他立即向总部申请协助艾达的工作,希望借此能分一杯羹。可惜,他逐步察觉到不论是组织上层还是艾达本人对他的要求都虚与委蛇,明里答应,私下却不屑一顾。为此,维斯克非常恼火,他决定亲自派人去取得寄生虫样本以及研究资料。他打探清楚了一切后,在做了充分准备下,决定派遣自己心爱的部下纳西莎去完成这项任务。

  “好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当维斯克把所有该交代的都对面前这个心爱的部下交代后,问道。

  “明白了,完成任务的时间是……?”纳西莎问道。

  “你必须抢在艾达。王之前弄到那个样本和研究资料,时间不能超过3 天,组织是不会给你任何帮助的,记住,你的任务失败的话,我也不会承认和你的任何关系。”维斯克一摆手,“你现在立刻准备出发!不惜一切代价完成这个任务!!”

  “是!”纳西莎敬礼后立即走出了房间,在空阔的走道上,她深深吸了口气,她明白她即将面对的是一个近乎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当天下午,西班牙某处,一架小型飞机滑过空中,一个黑影从飞机上跳了下来,在地面极近处才拉开了降落伞。如同鬼魅般降落到了一片茂密的丛林里。
  一刻钟后,一身特种兵打扮的纳西莎俯卧在一个山头上,她的衣服有种奇特的迷彩,能和周围换化成相似的色彩。高倍望远镜下,山脚下是一个平凡的小村落,一群农民在干着农活,一切好像都很正常。不过很快她就发现了一些异常处,在通往村子的小道上放着许多捕兽夹,而在树上更是挂着不少红外引线炸弹。很显然,这里是非常不欢迎外人来“打扰”的。

  看来这次自己的潜入要费点劲了……想到这里,纳西莎拉下了护目镜,悄悄绕下了山头……

  最近门德兹村长总有些不好的感觉,自从上次那个特种兵绑带着那个女孩回来后,他总觉要出事情。不过一想到无所不能的教主萨德勒大人,他的心又一宽,只要在过几个月,一切都会如教主大人所愿发展吧。他心中虔诚的想着,教主大人是这世界的唯一救世主。

  不过最近风声确实很紧,当他知道那个女孩的真实身份后,更下令村民们要戒严周边,严禁一切外来人员进入村子。

  现在唯一担心的是那个家伙了,路易斯!

  门德兹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一皱眉,虽然教主大人一再叮嘱说这个家伙还有利用价值,暂时别动他,但是门德兹最近从监视他的村民口中得知,这个家伙很不安分,总是借着各种各样的机会想和外界联络。虽然,他的这些企图被自己一一化解,但是难保不会出现纰漏。是时候要整治这家伙一下了!!!想到这里,门德兹露出了残忍的笑容,眼中露出了一股凛然的杀气。

  “该死,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来,我快等不及了!”在一间小木屋内,一个白衣男子抱着头坐在床上痛苦的思索着。“也许我应该自己想办法逃出去。”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到窗前,他陡然发现有2 个村民正“好心”地守护在自己待着的屋前。他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被“特别照顾”了。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原来戒备不是太紧,于是蹑手蹑脚的打开了后屋门,这次他更是差点惊叫出声,一个头带麻袋的男子正蹲在屋外的空地上,手上赫然拿着一把电锯!!

  看见他出门,那个男人含糊不清的大喊着:“你想去哪儿!!!”

  白衣男子倒退了几步,好不容易稳定心情,缓缓道:“我想去实验室找点资料。”电锯男大声喊了几句,来了2 个村民,“护送”着白衣男子向实验室走去。
  白衣男子心一沉,他开始后悔起自己为什么不更早发现这一切,但是现在也只能乖乖的顺从,踉踉跄跄随着“护送”人员走向实验室……

  刚进实验室,门便被身后的村民重重的关上了。白衣男子低声骂了句。男人很明白,现在自己想要走已经是比登天了,他颓然坐倒在地板上。

  门又打开了,两个村民跌了进来,被抛到了男子的身边,白衣男子惊叫着跌爬到了边上惊恐地看着敞开的大门。

  一道黑影潜了进来,冲着男子低喝一声:“噤声!”

  门被迅速关上,来人问白衣男子:“你就是路易斯?”

  白衣男子路易斯点了点头,看着眼前人愣了半晌疑惑的问道:“你是谁?”
  来人摘下了头套,正是纳西莎。她微微一笑,轻轻说道:“亚历山大。”
  路易斯顿时瞪大了眼睛,回道:“夏娃。”

  这是他事先和艾达越好的碰头暗号,不过这个暗号其实早已被维斯克所知道。
  纳西莎问:“路易斯先生,你的研究材料和样本准备好了吗?”

  路易斯摇摇头,叹了口气:“萨德勒越来越怀疑我了,他现在把样本和资料放到了城堡里,交给了萨拉扎保管。”

  纳西莎叹了口气,问:“城堡的路怎么走?”路易斯匆匆拿纸画了张地图,并标明了各处位置。

  纳西莎将地图放入了怀中,有详细询问了一些其他情况,最后正色对路易斯道:“我是先头部队,是来探路的,艾达和其他人随后就到,你再耐心等一段时间。”

  路易斯看她要走,急忙拉住她的手,神色焦急的要求:“不行了,我看他们已经对我怀疑了,你们再不带我走,我就走不掉了!”

  纳西莎悄声回道:“现在外面遍布监视的村民,如果现在走,我们两个一个都走不脱,到晚上我再来接你!”路易斯无奈只得同意。

  纳西莎刚走没多久,门德兹村长推门入内,看着倒在地上的村民,他怒吼一声,一把将路易斯给抓了起来,路易斯手拉脚蹬,脸色煞白,几乎透不过气来。门德兹将他抛到地上,抬脚狠狠地踩在了路易斯的胸口。路易斯感觉自己的胸骨好像就要被这一脚给踩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