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君逑颜妍 2
君逑颜妍 2
  要不是生就一具诱人的身体,就不会招惹经理的垂涎,更不会被他羞辱,文

茹好恨这具身体!双手羞愤地加大揉搓的力度,柔嫩的乳房在水流的冲击和大力
的揉搓下,显得更丰满更坚挺,心中一股莫名的躁动也慢慢涌上来。

  揉着揉着,脑海中浮现出经理亲吻自己乳房的画面,他的唇舌是那么温柔,
又是那么灵活,吻得自己好舒服……双手由狂躁的揉搓不知不觉地变成温柔的爱
抚。嫣红的乳头开始骄傲地抬起头来……

  此时的文茹回想起秦瑶的话来,经理那充满成熟男人魅力的面孔在眼前不停
浮动,越来越清晰,她蓦然发觉自己已经不是那么讨厌经理,反而有点喜欢上他
了。

  我怎么会这么想!这样我同那些情妇又有什么分别!文茹猛烈地摇头,想要
把荒唐的念头从脑海里驱散出去。可是,小穴里酥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心跳得
也越来越快。一只手不由滑下,在小穴上面轻轻抚摸。

  文茹好想停止遐想,可是与经理缠绵的羞人画面一个劲地在眼前闪来闪去,
任她怎么努力也驱散不掉。那些画面就好像情人温柔的抚摸一样,弄得她面红耳
赤,欲罢不能。初经风月的少女怎么能抵挡了这种诱惑,最终情欲战胜了理智。

  只见雾气缭绕的浴室里,一个相貌清纯的少女,正微睁着迷离的双眼,一手
抓着丰满的乳房由上至下轻轻地挤压,搓揉,一手轻巧地探进娇嫩的小穴,在里
边轻柔地蠕动,摸抚。

  莲蓬头温暖的喷洒着,晶莹的水珠打在文茹身上,激起一片水雾。透过雾濛
濛的水气,一具美艳而朦胧的肉体正不断扭曲着,蠕动着,呻吟着寻找快乐的顶
端。

  就在文茹欲生欲死,将至巅峰时,秦瑶捧着一包换洗的衣物返了回来。

  秦瑶刚进入房间,就隐隐约约地听见浴室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她好奇地走
过去,将耳朵贴在浴室的门上,里边传出急促而不规律的喘息声。她当然知道那
是什么声音,那是女人将要高潮才会发出的声音。

  耳朵紧紧贴着薄薄的门板,完全听得见那撩人的呻吟声,不仅如此,秦瑶甚
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加速,浑身燥热,身体的某些部位都是不听指挥地颤抖和兴
奋,那是一种似曾相识而又期盼已久的感觉。秦瑶浅浅一笑,这小妮子!刚刚还
满口的道德良心,现在却偷偷地躲在浴室里自慰,还叫得那么大声!

  秦瑶欢快地脱掉衣服,一具凹凸有致,光彩夺目的胴体露了出来。如果把文
茹形容成青涩的苹果,那么秦瑶就是熟透了的蜜桃。丰满的乳房,纤细的腰,肥
硕的屁股,修长的双腿,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都显得无比的柔美流畅,再配以
好像荔枝般的水嫩肌肤,由内向外,无所不在地散发出一股迷人的性感。

  秦瑶轻轻推开门,发现浴中的文茹是那么妩媚。潮湿的黑发盘在头顶,却有
几丝滑落在额前,激情正炽的她在浴室的氤氲雾霭中越发显得明艳而不可方物。

  文茹在销魂之际突然发现浑身赤裸的秦瑶痴痴地看着自己,吃惊得呆住了,
像小孩子做错事一样,羞涩得垂下头,抚弄乳房和小穴的小手,也停在原处一动
不敢动,不知道应不应该放下。

  她紧张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感觉一股气息暖暖地扑到自己脸上,她们的距
离是如此之近,近到那气息都弥漫在暧昧的空气中,使浴室的温度加升。小穴处
无法抵挡的酥痒更强烈地袭来,文茹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很热,好像要燃烧起来,
俏脸身不由己地抬起,红唇微张,缓缓向热源迎了过去。

  秦瑶贴上文茹的红唇,贪婪地吮吸着,文茹生涩的吻更是激起她身体内的躁
动,吮咬着那甜美的唇舌,鼻间传来阵阵清香,撩拨着她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白皙的双手迫不及待地抚上文茹已经兴奋得无比坚挺的乳房,轻柔地爱抚,
怀中柔软的身体就这样在她的抚摸下颤抖,兴奋……

  秦瑶温柔地将文茹横陈在地上,俯下身子,近距离地仔细端详她美丽动人的
身体。随着目光的逡巡,文茹好像有感应似的轻颤着玉体,乳房上的一点红嫣一
点点抬起,胀大,好像在等待着,期盼着。

  秦瑶轻启小嘴,将乳头夹在红唇之间,温柔地挤压,摩擦,换来文茹一声声
的嘤咛和娇吟。文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掉入了滚烫的熔岩之中。那样一触即发
的火热,烧灼得她将要崩溃,她迫切地渴望着一股冰凉的东西来熄灭身体内的灼
热。

  就在这时,秦瑶柔嫩无骨的玉手开始慢慢地侵入文茹的小穴。手指灵巧地在
阴蒂上面揉抚,时重时轻,时急时缓,另一只手还不失时机地勾起手指,深入到
小穴深处,像鸡巴一样越来越快地抽送。

  舒服,好舒服!虽然感觉有点丢脸的样子,但是文茹还是顺从自己的身体,
急促地呻吟起来。这样的声音更是刺激了秦瑶的动作。她感觉文茹的小穴就像婴
儿的小嘴一样牢牢地吮吸自己的手指,怎么也不松口,秦瑶开始亢奋起来。

  秦瑶抽回一只手,疯狂地爱抚自己已经湿润的小穴,另一只手飞速地在文茹
体内运动。

  随着秦瑶的动作,文茹大声呻吟着,剧烈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文茹开始还觉
得有些难为情,很快,更多更强烈的快感,让她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屈服在
秦瑶的手指下,全力配合秦瑶的动作。

  不久,两个美艳绝伦的女人双双瘫软在一起,同样红肿的小穴,各自汩汩地
向外流着淫水,不同的是,一个肥满,一个娇嫩。

  文茹娇羞地看了秦瑶一眼,看到秦瑶怜惜,疼爱的眼神,心中一阵感动,满
足地趴在秦瑶怀里。而秦瑶只想安静地抱着这个小女孩,不,应该说是小女人。
以前她同每个女孩,只要她到达高潮,她总是毫不犹豫地离开。但是这次,她只
想好好地抱住她,好好安慰她。

  生命在等待明天的降临,孤单的女孩儿,何时才不哭泣,在我怀里好好睡一
觉吧!梦里有个叫秦瑶的人会永远陪伴着你。


(三)

  文茹站在窗户边上,幽幽地看着窗外,淅沥沥的小雨正在下着,天很暗,灰
蒙蒙的,一个糟糕透顶的天气,街道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得知秦瑶要出外公干一
个星期的消息后,一股没来由的失落便深深笼罩着自己,偌大的天地间仿佛只剩
下自己一个人。

  人生是要积极向上的,不然总有一天忧伤会划破你的心,让它流血痛苦。文
茹深深地明白,自己要快点振作起来,要学会自我安慰,要努力向上,这样看到
明天的太阳,才会笑得比它更灿烂,阴天总是会过去的。

  就在文茹想得出神,想得发呆的时候,整个人突然被一双粗壮的手臂拦腰抱
住。

  「喂!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文茹认出了非礼她的人。

  他叫韩忠,是秦瑶的表弟,高大、英俊,特别是那双迷人的深邃眼眸,不知
勾住了多少女孩的心魂。在韩忠心中,女人是最可爱的宠物,就像他喜欢的阿富
汗名犬一样。每遇见一个美女,他都会不遗余力地追求,来为无聊的生活增添几
分乐趣。

  文茹当然也被他英俊的相貌所震慑,不过,文茹不同于那些神经质的女人,
文茹鄙视他把女人当成花瓶的下作心态。

  「谨遵女士的吩咐。」韩忠笑眯眯地放手。

  「你什么意思?」文茹本来心情就不好,再看到他的无赖相,更是生气。

  「喂!别这么凶嘛!」他找了一张椅子舒服地坐下,「好歹我们也同僚一场
嘛!」

  「你也知道我们仅仅是同事,干嘛强抱我?你知不知道那是非礼!」文茹满
怀怒气地走到他跟前,他的野蛮行径真不可理喻。

  「你知道我喜欢你,我配不上你吗?」韩忠绽出迷人的笑容。

  「难道你建议我把青春浪费在你这个成天只知追逐女人的花花公子身上?」
文茹气得满肚子怒火,完全不受他刻意要吸引女人的致命笑容的影响。

  「你说话真有趣!」韩忠不在意她的挖苦,反而哈哈大笑。

  「我对你完完全全没有兴趣!」文茹几乎要气疯了。

  「因为我没钱吗?」韩忠挑起一道眉,半笑地问道。

  「因为你很讨人厌。」文茹不客气地回应。

  「坐下!我想跟你聊聊天。」韩忠脸上的笑容从开始到现在没有停过,突然
间,他一把将文茹拉到旁边坐下。

  「你休想。」文茹跳了起来,满脸不忿。

  「如果我为你放弃一切,你还会对我如此不近人情吗?」韩忠不在乎文茹的
举动,只是倾过身子让自己更靠近她,仰起脸认真地看着她的脸庞。

  文茹只觉得他的气息吐在小腹上,下身竟然隐隐传来一股灼热发烫的感觉。
看到韩忠第一次露出诚挚的目光,「不知道。」文茹的态度客气起来,口气也柔
软多了。

  「回答我的问题!」韩忠眯起眼,认真地要求。

  「你的问题?你是想学癞蛤蟆吃天鹅肉吗?嘻嘻!」文茹俏皮地摆他一道。

  「我倒很想知道天鹅和癞蛤蟆亲嘴的反应。」韩忠笑着摇头,起身握住文茹
的下巴。

  「亲……」文茹惊讶地张大了嘴。

  韩忠趁此机会将唇覆上她的小嘴。

  文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小手握成拳头捶打他结实的肩膀,然而,韩忠的吻
太火热,太猛烈,侵扰她所能控制的知觉感官。他的舌头深入文茹的口中,追逐
软滑的香舌,时而温柔地舔舐,时而激情地啃咬,时而轻佻地戏弄,一会儿似体
贴的情人,一会儿似粗野的蛮汉,一会儿又似轻浮的登徒子,彻底侵略她芳香的
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