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君逑颜妍 1
君逑颜妍 1
 

                (一)

  我是一家建筑公司的经理,妻子文茹是我的秘书,她模样俊俏,身材娉婷,
全身线条优美,极富性感。我有一个不良的嗜好,喜欢偷窥女职员更衣,而文茹
成为我的老婆,就是因为我的这一嗜好。

  记得那天我经过更衣室,看见文茹刚好进去,门虚掩着,就窃喜着透过门缝
向里瞧去。只见文茹正风情万种地拨弄额前的发丝,双峰因紧身的衣服而托出令
人遐思的乳沟,掩不住标致可人的身段,及膝的迷你裙则展现匀称细嫩的大腿…

  我垂涎三尺地欣赏这片旖旎风光。那对丰满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在衬衣
里一颤一颤的,看了真想去揉捏几下;她那纤细的蛮腰,宛若一条小白蛇,稍一
动作,如同微风摆柳;特别是当她弯下腰除下鞋子的时候,她那丰满的屁股,如
同两座白色的小山;更令人如痴如醉的是她那双大腿,修长而又丰满……

  平时见到的文茹,是被「制服包装」起来的美女,其诱惑力是打了折扣的,
这一次可就不同了,对这具无法抵抗的,每一秒钟都想扑上去「白羊」我再也控
制不住了,我这才理解为什么有的帝王宁肯要美人,也不要江山了,在这种美得
令人颤栗不止的女人身上销魂一番,就算被抓去坐牢也不后悔。

  我下定决心,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地潜到她身后,双手从后往前突地握住
她的乳房。

  「啊!」文茹被这突然的侵犯,惊吓得娇呼出来。

  「隔着乳罩还这么柔软有弹性,年轻真好!」我用低沉的声音由衷赞叹道。

  「经、经理!你要干什么?」文茹急急地离开我的握抚,环抱着胸部退开三
大步,受惊吓的眸子戒备地瞪着我。

  我仔细端详文茹的身材,从白皙的双腿往上浏览,光滑的小腹,纤细的腰,
浑圆的屁股,丰满的乳房,雪白的颈项,性感的红唇,乌黑的长发…这么美丽,
妖媚的身体立即撩起了我的欲火,我紧跟两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卸下碍人的
胸罩,一对初绽的乳头透着粉嫩的色泽,散发着处女之香,在刺激着男人潜藏的
欲望。

  「到这分儿上了,还问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喽!」我重又握住迷人的乳房,
在上面轻轻摸抚着。

  「不,不要!」文茹脸色苍白,身体因激烈摇头而晃动着。这不是真的!原
本心中溢满对这份工作的美好期待霎时被撕得粉碎。

  我松开手,点了根烟,深吸一口后,缓缓吐出一缕白丝,神色冷然地说道:
「这是个无情竞争的世界,唯有牺牲才能够享受成功的甘甜,成功是要付出代价
的,只不过奉献你的肉体就能得到这么优越的工作,何乐而不为?何况这只是开
始,大好的富贵在后头等着你呢!」

  「不,我不出卖自己,我的身体只有未来的丈夫才可以碰我!」

  「卖?」我讪笑道,「别说得那么难听,又不是叫你去做妓女,只不过是陪
我聊聊天,交流一下感情罢了。」

  「还不是一样!我……我绝不陪你睡觉!」文茹转身想逃离更衣室,她就算
死也不出卖自己的灵魂。

  「你不要这份工作了?违反合约!你付得起赔偿金吗?」

  「违约!我违什么约了?」

  「哼!我告诉你,你的职务是私人助理,工作范畴中有一条,必须照顾好老
板的私人生活,坚决执行老板下达的一切指令,这些可在契约书上写得清清楚楚
的,你是签过字的,由不得你不认账。」

  文茹猛地一震,我的话将她拉回残酷的现实中。

  「放弃这份工作,你打算牺牲自己一辈子的时光来还这笔钱吗?既然是打工
赚钱,为什么不选择一个最有效的方式呢?何况做我的私人助理,少说也有十几
万的利益,别人想赚还没这个本钱呢!你应当感到幸运。」

  「我不要,这么羞耻的事……」文茹无法接受。但对金钱确又那么地向往,
道德羞耻和残酷现实在她心中呈现激烈拉锯状况。

  「羞耻!能值多少钱?」我冷嘲道,「做与不做,只在一念之间,做我的情
人,只要我满意,你就会像贵妇人一样坐拥豪宅和高级轿车。若是不做的话,你
这辈子都休想脱身,想想看吧!辛苦一辈子赚的钱,到后来都得一分不剩地还给
我,你甘心吗?」

  这话说得很重,直透她的心坎。「别说了!」一想到以后要日以继夜地赚钱
还债,文茹感到全身一阵发颤。

  我瞧得出来这一席话正中文茹的弱点,看着她乍青乍红的神情,发现这也是
一种享受,想必今天会是个精彩的一天。我眼里闪过的嘲笑伤了她的自尊心,文
茹的心在滴血。

  任何一个男人都好,为何偏偏是经理!他一定将我看成了一个伪善的清高女
子,嘲笑我到头来还不是为了金钱出卖身体,哎!……

  欣赏她多变的神情之后,我伸手欲脱掉文茹的内裤。她条件反射似的按住我
的手,全身僵硬不动。文茹虽然有心里准备,但事到临头仍是退缩抗拒。就这么
一拉一推,磨掉了许多时间,也磨掉了我的耐心。

  「还是不愿意吗?」我甚是不悦地端详文茹因恐惧而惨白的脸色。

  文茹仍是僵硬的抓着我的手不放。我不耐烦起来:「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
强你,你现在可以走了。」

  「等等!」文茹缓缓地松开手,薄薄的内裤滑下,下腹处未经人事的小穴尽
露于我眼前。

  文茹不能没有金钱,尽管羞涩快窒息了她,但现实的残酷更把她击垮,文茹
挤出献媚的笑容,坚定地拉过我的手放在她柔软的乳房上。感受到她的心跳和颤
抖,那柔软的手感再度撩起了我体内的炽热。不待文茹服侍,我一使劲拉她入怀
开始亲吻那雪白的颈项,双手熟捻地游弋她全身。

  当我的手滑至小穴时,文茹惊慌起来,不由得抽离我的怀抱,但她立即发现
自己再度犯错,赶忙攀上我的身体,努力地亲吻、献媚。这笨拙的动作令我觉得
好笑,她抱我这么紧叫我如何继续下去!

  「躺下!」我命令道。

  文茹把衣服垫在地上,顺从地躺在上面,我开始亲吻她的乳头,一点一点地
往下,直吻到她处女的禁地。「不!」文茹惊呼出来,她被我这一动作吓到,想
像中的男女情事可不是这样,她受惊似的要抽开小穴。

  这次我可不给她机会了,我把她的双腿牢牢地固定在我的肩上,火热的唇舌
含着蓄意的征服,吸吮挑逗她的小穴……文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难堪和害怕,男
女做爱都是这样吗?她不解,不愿,却也无奈,只是觉得好羞耻。

  我用舌头拨开阴唇层层叠叠的保护,粉红色的阴蒂羞答答地露了出来。当我
用嘴唇夹住阴蒂时,文茹的身体还是紧张得一个劲地发抖。经过我充满爱怜的不
断吮吸、舔试、研磨,她那迷人的胸部开始一上一下地剧烈起伏,喘息声也急促
起来,阴蒂慢慢地充血、变大,小穴也变得湿润起来。

  我看到小穴慢慢溢出淫水来,就伸出手掌,用掌心在小穴上面时轻时重时缓
时急地爱抚……在我的极力挑逗下,文茹浑然忘记了羞耻,像水蛇一样扭动着身
体,跟随我的节奏,细声骄哼起来。

  我看到可以插入了,就飞快地脱去衣服,将文茹两条修长的大腿分开,戴上
避孕套,握着鸡巴,顶在湿润的穴口上……

  文茹看到我钻到她身下,用舌头不停地吻着她最隐秘最敏感的地方,心中又
是耻辱又是羞涩…慢慢地,羞辱感消失了,一股被灼烧的情欲像星星之火一样涌
上来,迅速燎遍全身,而心中充满了无限温暖的爱意。这就是性爱吗?好舒服!
身体软绵绵的都要飘到云端上去了。

  突然她感到有一根热乎乎的东西顶在小穴上时,女人的直觉告诉自己,她要
为这种快乐承受些什么。心中升起另一波的惶恐,任命似的任我侵占。在痛楚的
刹那,文茹咽下强忍的叫声,紧紧地抱住这个夺走她贞操的男人,不让我看见悄
悄滑下的眼泪。

  怀中女孩僵硬,轻颤的身体骗不过我,我明白自己的插入造成了她怎样的痛
苦!这种极力忍耐却又努力迎合的态度,使我破天荒地升起爱怜之心,虽然是金
钱交易,却产生莫名的罪恶感。我不自觉地停下来,温柔地抱住她,任她平复内
心的激动。由不经人事的处女蜕变成为女人,在心理和生理上毕竟是痛苦的挣扎
吧……

  等到文茹不再发抖,我开始缓慢地抽送。女人对情欲的抑制力是有限的,所
以当我把她压在身下缓缓抽送时,她还是一脸的幽怨,可是当我慢慢加快速度,
一会儿将鸡巴顶在阴蒂上研磨,一会儿根根见底地大力抽插,文茹就不受控制地
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欲望。

  她兴奋地大声呻吟,动情地搂抱着我,修长的双腿自然而然地缠绕在我的腰
上,仰着渴望的芳唇,等待着我的回应。我发了疯似的狂吻着,爱抚着,全身心
地投入。在我狂风暴雨般的攻伐下,我们几乎同时到达了高潮。

  事后,我掏出纸巾怜惜地为她拭去股间不断涌出的汩汩爱液,意犹未尽地爱
抚着她,亲吻着她,使她享受到女人所能享受到的一切。是我使文茹由少女变成
了少妇,我不禁长叹了一口气,千言万语都包含在这一叹息里了。这声叹息有对
文茹的无限眷恋和不得不离去的惋惜,但也似乎包含着某种愧疚之情。

  但是,我一想起文茹那俊俏的面容,那双幽怨的眼睛,以及那令人心动的抚
摸,特别令我难以忘怀的是,刚才她那激烈的配合动作和抑制不住的呻吟,都使
我重新兴奋和躁动,冲淡了那种悄悄漫上来的愧意和不安的感觉。超常的兴奋和
激动,使我迫切地想要和文茹梅开二度……

  不过,我必须得走了,我强压下心头的欲火,体贴地说道:「我要走了,你
快点起来吧!别着凉,晚上我送你回家。」


(二)

  文茹感到自己好像经历过一场厮杀,全身酸痛不已。高薪果然不是那么容易
赚的,她觉得自己快要散了。时针指向十点,快中午了,经理好像离开了很久,
文茹松了一口气,他不在至少不会让她感到难堪,因为她还是一丝不挂。

  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好似做了一场梦,可惜股间的血渍告诉自己这不是
梦,她已不再是清白之身了。沉淀自己的思绪,文茹已能平复心中的激荡,明白
一切已经不能再回头,但至少解决了经济上的困境。在没有退路之下,文茹反而
看清自己应该走的方向,从今以后,她要好好地过她的生活。

  换好衣服,文茹走出房门,走廊空无一人,只听得见隔壁的房间传来些许人
声,她轻移走进,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声音正谈论着她。

  「这妞儿看起来挺嫩的嘛!」

  「是啊,跟以前那些成熟妖媚的不大一样,这个看起来好像二十刚出头。」

  「经理大概腻了,所以换个新口味玩玩。」

  「可是这个看起来好清纯,怎么会愿意当人情妇?」

  「没听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吗?现在的年轻女孩只会向钱看,有了钱叫她们做
什么都愿意,何况当情妇这么轻松。」

  「只是张开腿就有钱嘛!」

  「是呀!」

  两个人捂住嘴笑得贼不滑溜的。

  文茹呆呆地伫立在门前,男人们的对话让她听了难过,原来她在别人眼中是
那么不知羞耻的拜金女,她忍不住红了眼眶,难过得掉下泪来。房间的隔音效果
那么差,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们肯定都听到了,好丢脸呀!文茹急急地转身,想要
离开这个令她蒙羞的地方。可是没走几步,就被同事秦瑶撞见。

  「文茹,你没事吧!经理说你不舒服,让我来看看你。」秦瑶精神奕奕地打
着招呼。

  这一句叫唤也打断了房间内两个男人的谈话,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下来。

  「没什么,我、我肚子不大舒服。」文茹一脸尴尬。

  「我去给你拿点药来吧?」秦瑶关心地问道。

  「不用了,一会儿就好了。」

  「咦!你哭了?」秦瑶凑过来,端详她的脸。

  「没什么。」文茹不好意思地抹去泪水。

  三十多岁,一扭一摆都能十足荡漾出成熟女人韵味的秦瑶是个热心人,平时
对文茹也颇有好感,于是上前拉着文茹,把她带到一个没人的房间里,甫一关上
门就急不可耐地问道:「经理欺负你了?」

  「嗯……」文茹对自己出卖肉体的行为感到惭愧,又希望平时视自己为亲妹
妹的秦瑶能为她出出主意,于是就忸忸怩怩地把自己的遭遇向秦瑶哭诉出来。

  秦瑶听后,好奇地问:「你不喜欢当情妇?」

  「不喜欢。」文茹摇摇头。

  这答案让秦瑶听得一脸讶然:「头一次听到有人不喜欢,我还以为你应该很
开心才对。」

  「开心!怎么可能?」文茹惊讶地反问。

  「到目前为止,我遇到的每一位助理,她们都很开心地做经理的情妇,甚至
觉得自己被经理选上是一件很幸运的事,而且她们都是自愿的。」

  「我是不得已的,我要是不做经理的情妇,就要赔很多钱,我哪有那么多的
钱呀!除了做情妇我没有其他的办法,我,我讨厌做情妇!这是不道德的。」

  「你不喜欢经理?」

  「我只见过他几面,根本谈不上喜欢。」

  「你不觉得他很有魅力,沉稳,而又内涵丰富!每一任情妇可都被经理富有
男人味道的魅力迷死了。」

  「没感觉。」文茹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当时吓都吓死了,哪有空去管他有没
有魅力。

  「别难过了,不管你喜不喜欢,反正已成事实,难过也于事无补,总要好好
过日子,至少做了情妇能获得一大笔钱,不是吗?」秦瑶像发现了新大陆般感到
新奇有趣,这次的女主角不大一样,有意思!

  「可是,我出卖了自己的尊严,用身体赚钱,和妓女又有何分别?」想到那
两个男人说的话,文茹更加伤心。

  「别这样说嘛!至少我不会看轻你呀!我很喜欢你的,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
我,能为你做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经历了不下十个情妇,还是头一次遇见这
么有道德观的,实在太不可思议了。秦瑶费心地好言相劝一番,这样快绝种的珍
稀动物,得好好照顾才是。

  「谢谢……」秦瑶的一番劝慰让文茹绽出笑容。

  在这陌生的地方,幸好有和善的秦瑶的理解和陪伴,她安了心,也不再那么
无助。秦瑶对她是有问必答,从她那里知道经理有过无数的情妇,她们都是绝美
无双的女人,不论身材、相貌,皆堪称一流。奇怪的是,每一位几乎不超过三个
月就被经理赶回家去。

  「为什么呢?听你这么说,她们是如此的优秀,为何经理那么快就不要她们
了?」文茹听得目瞪口呆,想不到经理是那么挑剔的人。

  秦瑶耸耸肩说道:「我也不明白,也许是经理太喜新厌旧了吧!你也明白,
男人只要有钱,美丽的女人垂手可得,也就不那么珍视已经得到的女人。」

  看秦瑶说得头头是道,文茹听得一愣一愣的。别说了解男人了,她连恋爱的
经验都没有。

  如果按照秦瑶所说,表示她也不会超过三个月,说不定一个月都不到,因为
和秦瑶所形容的那些情妇比起来,她是里头条件最差的。想到这里,文茹不禁露
出欣喜的笑容。

  秦瑶观察她的表情,好奇地问道:「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我猜我大概不到一个月,就可以脱离苦海了。」

  「你就为这儿高兴?」秦瑶惊讶地问道。

  「是啊!还会有什么?」

  「如果只是一个月,从经理那里得到的好处就有限,你不希望多捞一点吗?
反正你也不是处女了。」

  「不!我只希望赶快完结,做这种违背道德良心的事情,多一天都是折磨,
恢复原来平静的生活,这才是我衷心所盼的!」文茹坚决地摇头。要不是文茹如
此认真实在的表情,秦瑶还怀疑自己听错了,瞪着她的眼睛像是看到怪物一般吃
惊。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文茹不解地望着秦瑶惊异的表情。

  「没什么。」收起惊讶的表情,秦瑶发现文茹真是太特别了!不同于过去那
些做作的女人,居然巴不得赶快退出这种关系。这不但让她觉得新鲜,也对文茹
更有兴趣。她相信往后的日子,必定与以前大不相同,一定会增添很多乐趣。

  两人聊了很久,文茹才想起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冲刷掉经理留在她体内的脏东
西,就羞涩地说道:「我想洗个澡!」

  「这里就有浴室,你去洗吧!我给你拿浴巾去。」

  等到秦瑶走出房门,文茹就迫不及待地脱光衣衫冲进浴室里去。她把水流调
到最大,让激射的水流自上而下尽情地冲刷不洁的身体。她用力地冲洗着经理抚
过的每一寸肌肤,泪水无言地缓缓流出,随着水流洒落在地上发出哗哗的声音,
似乎夹杂着少女幽怨的叹息……

  文茹在身上一遍一遍地抹着浴液,不停地冲洗……下身早已洗得干干净净,
但是,不争的事实任她怎么冲洗也改变不了。看到在柔和的白炽灯光的照射下,
因不停的洗刷而泛得微红的身躯散发出妖艳的光芒,文茹不禁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