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2 和妻子的猎艳
2 和妻子的猎艳
   渐渐的,妻子的眼神开始有些迷离,似乎已经忘记了大班桌外,一个年轻的帅哥还站在那里。她的唇没有离开我的身体的一路向上,终于含住了我的龟头。

  “嘶——!”我浑身抖了一下。

  “这个莫总,您可以好好审一下,这些单据都是有据可查的,您是咱们大客户,合作了这么多年,我们公司不可能在这上面骗您的。”酒店前台经理赶紧解释到。

  “我知道,你TM的怎么不去死。”我心里暗骂着,一边忍受着龟头那撩人的舔弄,一边强做镇定,拿着账单假装审核着,双腿间忽快忽慢、忽紧忽热、忽含忽舔的酥麻让我差点控制不住身上的颤抖。

  “这个……嗯……嘶……我看了下……草……不好意思啊……啊!应该没什么问题,我靠……”

  我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能感觉到妻子蹲在桌下的坏笑,她的头起伏的很快,而且用上了双手帮忙,又是摸蛋又是撸管,让我几次感觉快忍不住了。

  “呼噜。”下面忽然传来一声仿佛口里包着水想说话的声音,吓了我一跳,妻也赶紧停了下来,没办法,两人都有些泛滥了。

  办公桌前站立的两人显然听见了,有些疑惑的侧眼听听,又没了声音。

  我赶紧随便看看,确定没什么问题,在账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看着小刘推门出去,我急匆匆的走过去,反锁了大门:“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我故做气急败坏的。

  “那你刺不刺激啊。”身后传来妻子糯糯的声音。

  “刺激?刺激才……”

  我一转身却是目瞪口呆:妻子已趴在了我的大班桌前,短裙撩到了腰间,腿间的三角裤早已不知所踪,露出白花花的蜜桃臀在我眼前轻轻扭动着,双腿间那条粉嫩蜜缝若隐若现,在房间内不很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一点光芒,我分明的看到一滴蜜露挂在缝边,如此的娇艳欲滴。

  “莫总,人家知道错了啦。要不,你来惩罚人家啊,人家还不是为了让你感觉更刺激点吗,嗯………”

  妻的话忽然被自己的闷哼打断,因为此时,我已猛地扑上去,几乎不用对准,不用试探的直接顺着她的蜜汁滑入了她的蜜道底部……

  那个霞光万丈的下午,套房里,我似乎不知疲倦的挺动着,妻子在我下面娇吟缠绵,到后来,我甚至将她拉到落地窗前,伴着夕阳的余晖,面对着外滩和对岸的东方明珠奋力冲杀。

  虽然酒店套房的落地窗因为是老洋房,没有多宽,但如果此时楼下草坪里谁有心抬头,一定还是能够看见一扇不起眼的落地窗前,一具几乎魔鬼到完美的裸体女人正趴在窗户上,乳房被玻璃挤得变了形,臀部努力后翘着迎合着身后男人的抽插。

  “呱唧呱唧”的抽插声响彻在房间里,伴随着女人的呻吟,风光无限……

  当我最后激情的喷发在妻子的臀上时,已是下午6点。我筋疲力尽的搂着也已被抽得瘫软的妻子倒在了窗前的美人榻上。

  “起来去吃饭了,不然你那些手下又要来叫你了。”绮妮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好爽,都不想动了。”我搂着她,手又在她胸前的饱满上作怪。

  “别弄。”她打开我的手,推开我站起身来,脚下却是一踉跄,差点又坐下来,我赶紧扶住她。

  她白我一眼,裸着走到办公桌前,拿起那条小小的丝质内裤穿上,“你快点啊,吃了饭我还想去看外滩的夜景呢,时间不早了。”

  “遵命,老婆大人!”我一蹦站起来,胯下的物事摔出一个幅度。

  “噗呲!”绮妮一声娇笑,“坏东西。”

  她只穿着一条内裤走过来,一把握住那滑腻腻长条,“坏东西,这下老实了吧。”

  “你别惹火啊。”我咬牙切齿的。

  绮妮却咯咯笑着跑开了。

  我无奈的摇摇头,来到计算机前,关掉了我的计算机。

  给财务部小刘打了电话说要外出,不用等我吃饭,我跟老婆偷偷摸摸出了酒店。

  这一晚是我们有了小孩以后第一次没有孩子在身边的放松和愉悦,去外滩,逛新天地,喝咖啡,看电影,直到半夜1点,才与犹未尽的送妻子回她的住处。

  接下来的1星期,我们几乎没能见上面,我忙,她也忙,直到她学习结束,提前一天赶到我这儿,又请了一天假。

  我当然明白她还多请一天假的原因,只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人太累,她来的那个下午我竟然没几下就完了,实在让她很不满意。

  我打个哈哈,借口随时会有人来敷衍过去,妻子白我一眼:“安静到的那个晚上只见你生龙活虎,当真是别人的老婆才最有吸引力。”

  看着面带桃花,依然有几分意犹未尽的她,我心里忽然一动。

  “没事,大不了咱出去玩。”我说。

  “你敢!”

  “我是说带你出去玩呢。你还没逛过上海的酒吧呢,走,咱变身性感女神,去逛逛上海的酒吧,见识下大上海的纸醉金迷。”

  “没意思。”妻子懒懒的。

  “哦?有艳遇哦。”我故作色眯眯的样子。

  “你去吧去吧,我不挡你的艳遇。”妻子推着我。

  “男女都有喔。”

  “切。”她不屑一顾的。

  “你不是还没饱吗?咱们去消夜。”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这句话里丰富的含义,让妻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脸有些红了,表情也忸怩起来。

  “宵什么夜呀,我不饿。”

  “就是消夜呀。走啦走啦,老婆,我带你去见识下。”

  “你经常去?”

  她怀疑的看着我,但已不是太拒绝,顺着我的势站起身来。

  “小刘他们经常去,我没时间,再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

  “信你才怪。”

  最终妻子没有答应我去酒吧,而是拖着我参与了一项对男人而言简直惨绝人寰的活动――陪她逛街。

  逛街、购物、逛街,当我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她屁股后面回到酒店时,已过去了5个小时,感觉几乎要累趴下了。

  “哎呀,好累。”一进房间,妻子就瘫软在了床上,“不想动了。”

  “你还叫累啊,东西都是我拧着。”

  “下午没吃饱,就出去逛,当然累啦。”

  妻子看我一眼,眼光中闪烁的媚态让我心一跳,却不敢接话――真的太累了。

  “我去洗澡。”我灰溜溜的跑进了浴室。

  “哼。不是个男人。”

  后面传来妻子的不屑,让我一头大汗。

  磨磨蹭蹭洗了20多分钟出来,发现妻子还是趴在床上:“哎哎,别睡着了,快去洗澡。”

  “不要,让我歇会。”妻子懒懒的。

  看她慵懒的样子,我叹口气,在她身边坐下,帮她按着肩膀:“看你在街上血拼的样子,跟打了鸡血似得,现在知道累了啊。”

  “这边,这边。人家是真的累嘛。”妻子用手指指后背,“哎呀,你捏得我痛死了,一点都不专业。”

  我忽然心里一动,一个曾经隐约有过,却从未想过要实施的想法浮上心头,我凑到她耳边轻轻说到:“要不咱找个专业的?”

  我在她耳边的哈气让她耳朵有些痒,她咯咯的笑着躲开,却没听清楚我说的话:“什么?”

  “我说找个专业的按摩师来给你按摩。”这次我大声了。

  “这时候出去啊,太晚了。”

  “谁说出去啊,有上门服务的啊。”

  “啊!”她有些吃惊。

  “啊什么啊,这里是上海,国际大都市,什么没有,一个电话什么服务都能提供。”

  “不会是色情服务吧。”妻子还是有些吃惊。

  “满脑子肮脏思想。”我故做正经的,“别人都是专业SPA芳香师,专业按摩的,你以为呢。”

  “随便咯。”妻子爬起来向浴室走去,边走边唠叨着,“一看就知道肯定经常叫人上门服务的。”让我哭笑不得。

  看她进了浴室,我飞快的打开了计算机,迅速在网上查起来,很快有了主意。

  走到浴室门外,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我故意用不是很大的声音问:“有很多,你要男技师还是女技师?”

  “什么?我听不清楚。”

  “我说你要什么样的技师?”

  “随便,你看着办。”妻子不耐烦的回答。

  “那我这里决定了啊。”

  “好啦好啦,你真罗嗦。”

  按照网上留的电话我打了过去,几句交谈后我打开了手机视频,觉得感觉还不错,于是跟对方谈好了项目,留了地址。

  半个小时后,妻子很快出来了,我抬头一看:“哎哟你穿那么整齐干嘛?”

  “怎么?”妻子低头看看自己的睡衣。

  “等会SPA技师过来要滴精油的,你不难得洗衣服啊。”

  “那怎么办?”

  “里面别穿啊,就裹酒店的睡衣就OK了。”

  想想也对,妻子脱掉了自己的睡衣跟胸罩,换上了酒店的睡袍,不过内裤却是死活不肯脱。两人有句没句的聊着天。

  “你等下去哪里做?”妻子问到。

  “什么去哪里做?”我看着电视,其实早就心猿意马了。

  “SPA啊,这里就一个床。”

  “啊,我又不要做,我去客厅玩计算机,你做吧。”

  “哦。”

  这时,门铃响了。

  “来了!”我一下蹦了起来。

  “有那么夸张嘛。”

  妻子白我一眼,然后她的表情更夸张了,因为走进来的竟然是个男人,虽然看上去蛮阳光精干的。

  “老……老公,这……我……那个……”妻子都有些语无伦次。

  “放松放松。”我拍拍她的肩,“就是一次SPA,你紧张什么?SPA就是要异性做才有效果,放心啦!”

  然后回过头对男技师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她是第一次做异性SPA。”

  “没关系。”男技师笑起来会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显得很阳光,“夫人请放心,我做专业SPA已经有6年了,技术过硬,一定会让您感受到女王般的享受的。”

  妻子已紧张的不知站哪儿了,感觉都快要哭了。

  “不怕不怕,你老公我在这儿呢,我就在外面玩计算机。”我轻轻搂着她,安慰着。

  一旁男技师已开始熟练的张罗起来,首先从他的背包里,取出一个一次性的薄膜垫单,铺在了床上,然后从手提箱里拿出了一个盘子,又将背包里的瓶瓶罐罐整齐的在盘子里放上,接着进了浴室洗手。

  “瞧别人的准备工作,多专业。”

  妻子抬头看看,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不过男技师各种物品井井有条的摆放,和貌似专业的各种准备倒确实让妻子放了几分心。

  看她有些适应了,我准备走到一墙之隔的客厅里,却被妻子拉住了:“我怕……”

  “好好,我不走,就在这儿看电视,好吧。”

  我安慰着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打开了电视。

  第八章

  这时,男技师从浴室里出来了。

  “您好,夫人能把睡袍脱了吗,您知道待会儿会有精油。”

  妻子看我一眼,发现我仿佛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低下了头开始解睡袍的系带,她哪知道我根本就没发现电视里在放什么,余光全在妻子身上。

  妻子小心的拉开睡袍,先由衣袖里脱出一只胳膊,在睡袍还没完全离开身体时横抱住了胸口,她以为这样是遮住了要害,其实对男人而言,这种熟女将巨乳抱在手臂里的感觉更让人喷血,因为那对巨乳根本抱不住嘛,反而更衬得胸大了。

  “夫人趴着好吗?”男技师很温柔的道。

  我能看到他眼中的赞叹和闪烁的狼一样的光芒,他此刻心里一定在高呼:赚到宝了!

  妻子顺从的上了床,在趴下时还记得两只手将胸往里推了推,我暗笑:这不掩耳盗铃嘛?这么大,再推里面也没空间了啊,还不是稍一歪头就能看见侧面霸气外泄的那对巨乳?

  “夫人的身材真好呢,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技师,您身材是最迷人的了,您先生真是有福气。”

  男技师熟练的取出精油,滴在了她的背上,从他的视角,可以看到一个温润玉华的半裸熟妇就趴在他的面前,虽然刚刚她趴下前用手将乳房往里推了推,但因为上身重量的作用,依然可以看出被压出的半个圆球,他困难的咽了咽口水。

  当男技师的手抚上了妻子的背时,妻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您跟先生一定很恩爱吧,一般能请男技师来给爱人做SPA的男士,都特别疼自己的家人呢。”

  男技师显然很有经验,一直在不停的跟妻子说着话,哪怕妻子实际并不怎么接话,他也在说着,虽然显得有些唠叨,但确实渐渐让妻子放松下来。

  我发现男技师的手指很修长,指甲剪得只露出了指尖,他的双手在妻子的背后轻柔而绵长,就像在她背上打太极,偶尔一只手会挺起三根手指,从她的后脊一直向下,妻子舒服的轻哼了一声。

  “我现在的力道怎么样?不会疼吧?其实要有一点点疼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才是最有效果的。如果力道大了您记得提醒我。”

  “嗯!”妻子轻轻回应了一声,这是她第一次回应男技师的话。

  此时,男技师开始在她后背按摩,双手由中间脊柱开始,向两边搓压,好几次我看见他的手指已经碰到了妻子侧面半露的乳球根部,又仿佛没发现一样迅速离开。

  一开始,妻子还明显的绷紧了身子,来回几次后,她似乎感觉对方不是有意的,也或者其实她知道只是这样安慰自己而已,反正,到了后来她又渐渐的松弛下来。

  这时,男技师的手已开始一路向下,来到了她的腰部。

  妻子的腰围其实不是很细,但在乳大臀肥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纤细妖娆,尤其是一左一右两个丰腴的腰窝,格外彰显一个成熟女人与众不同的魅惑。

  “咕噜。”虽然房间里放着电视的声音,我依然清晰的听到了技师咽唾沫的声音。

  男技师快速的搓了搓手,将手搓热后,放在了妻子两个腰窝上,停留几秒后,快速往下一擦,妻子又是舒服的轻了一声。

  慢慢的,他的手开始向她的臀部前进,先是撩开一点点裤头,做了几次,似乎有些不方便:“夫人可以把小短裤脱了吗,精油会流到裤子里。”

  妻子没有回答而是不留痕迹的转头看我一眼,我早就将眼神转向了电视。

  “您知道,我们SPA技师都是有职业道德的,哪些地方能碰哪些地方不能碰都会有自己的准则,如果您不愿意,我们绝对不会做出出格的事。其实脱掉内裤才是完全的SPA,您的身体才能感受到浑然天成的精油按摩呢。”男技师继续在劝说着。

  “嗯。”

  如果我不是一直竖着耳朵,简直就听不见她的同意。不过显然,男技师听见了,他小心的用手指温柔的提起了妻子的内裤边,稍稍用力,妻子会意的轻轻抬起臀,方便他脱去自己的内裤,先是中间深邃的臀沟,然后是两团浑然天成的肥臀,跟很多女人宽却短的臀部不一样,妻子臀部的曲线呈现出几近完美的几道圆弧,仿似熟透了的水蜜桃,水汪汪的等待着人来采摘。

  小内裤离开妻子臀部的一瞬间,妻子就紧张的夹住了大腿,显然不想让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就那么轻易的暴露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发现了妻子紧张的小动作,男技师笑了笑。

  “姐姐,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男技师忽然改了称呼,妻子点了点头。

  男技师又笑了:“姐姐的皮肤真白,臀线也特别漂亮,属于典型的蜜桃臀呢。姐姐平时不穿T-Back吧?”

  “嗯,不穿。”

  “其实像姐姐这样的臀型就一定要穿T-Back,穿裤子或裙子才更能凸显您的臀线,而且脱了裤子或裙子,大哥估计也会更来兴趣哦,呵呵。”

  说话时,男技师的手在妻子滴满精油的蜜桃臀上来回的搓揉,甚至抓住两个臀瓣往两边一紧一松的用力,我可以想象在这样有意无意的动作下,早先夹紧的部位早已露出她的娇羞。

  我看见男技师再次搓热了双手,呈合十状,抚在妻子的臀上,两根大拇指完全张开,顶在了她的臀底,如果不是那里肉多,估计拇指能直接抵到妻子的菊门,他的手停留在臀部,两个拇指却在用力的上下搓动,好几次,拇指就那样陷入了妻子的臀肉里。

  搓动一阵,他会轻轻用力的掰开一点点她的臀缝,然后又合拢,再搓动,再掰开,几个回合以后,我看见妻子夹紧的双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她的头完全埋在了她的臂弯里,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从我的距离也看不清细节。我的双腿间竟然坚硬无比,终于不打算再这样偷偷摸摸的看,我站了起来,瞧瞧走到了床边。

  男技师抬头看看我。我对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他对我一笑,然后又继续了。他手的幅度越来越大,会从妻子臀部两侧往里用力挤压,快到中间时迅速松开,臀肉在力的作用下泛起诱人的浪花。

  他的手在继续往下,顺着妻子的臀部直到大腿,但依然没有触碰她最后的地方,只在手指滑下时,若有若无的在她表面轻轻拂过。

  妻子哼了一声,很轻,但跟前面的哼显然意义不同,因为我发现当男技师的手指再次滑下妻子的大腿根部,再上来时,手指尖上分明多了一点晶莹的反光。

  不知什么时候,男技师已不再说话了,专注于妻子身上,房间里只剩下电视里传来综艺节目的笑声和妻子若有若无的低吟。

  “姐姐,因为接下来我要半坐在您身上,所以我得脱掉外裤,免得弄脏您,可以吗?”男技师在妻子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嗯。”我看见妻子的耳根都红了。

  男技师飞快的脱去了自己的外裤,当然还有上衣,露出精干的上身,他的裤头也早已绷起了老高,好硕大的一团,看得我都有些吃惊,然后他横跨妻子的身子,在她的臀部靠下的位置微微半坐下,这个位置刚好将他的凸起卡在了妻子的臀瓣中间。

  妻子显然感觉到了他的硕大和火热,身上一紧,全身往上一收,似乎想脱离开他,但男技师恰到好处的趴了下来,整个上身趴在了赤裸的妻子背上,双手紧贴着妻子的双臂,握紧。

  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直接就进去了?我在想。

  在趴了几秒钟后,男技师慢慢起来,手顺着妻子的双臂往上,到了她的肩,貌似再次给她的背和肩按摩,只是此时此刻,她的臀上顶着一根硕大的火热,随着他的一起一伏,也在她臀上动作着。

  我慢慢走到两人的正背后,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男技师内裤里掉下的另一团事实上已触碰在了妻子双腿间,她的腿微张着,正巧一滴小小的甘露从那微张的粉嫩两瓣中渗出,流过她渐渐火热的地方,然后挂在了门口稀疏的阴毛上,那个画面是难以形容的淫靡。

  这样又过了10来分钟。

  “姐姐可以转过来吗?”男技师轻轻问道。

  妻子这次没有回答,但从男技师的力道上可以看出,他将妻子翻过来实在没费什么力。全身赤裸的妻子,就这样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了一个陌生男人的眼前,她面红耳赤,不敢睁眼,在那双粗糙的手抚上自己硕大的双乳时,她咬紧了嘴皮。

  “姐姐真是完美,我从来没见过像姐姐这样完美的女人,是男人都会为你迷醉的。”

  男技师赞叹道,手里的动作丝毫没受影响。他的双手握着妻子的乳房温柔的按摩着,然后是边按摩边用食指顶住乳头,其他几根手指灵动的在妻子乳房上弹动着,仿佛在弹钢琴。

  “我都醉了。”男技师继续赞美着妻子,然后俯下了身子,轻轻吻上了妻子的乳房。

  “唔——!”妻子被刺激的声调都高了,高高的挺起胸,又放下,口里难以抑制的哼哼着,既没有睁眼,也没有挣开。

  他将那粉红的葡萄含在嘴里,手却往下,毫不犹豫的直入黄龙,几乎一瞬间,我就听见了手指碰触水渍的声音,那里显然早已泥泞了。

  他的手慢慢的覆盖在妻子的阴部,完完全全的覆盖而又缓缓的揉动着,象是个守护神一样。

  过了好一会,他的手指探测似的,开始在缝隙间里里外外的游走,突然他探到了妻子最敏锐的阴核,就这样轻轻的带过一下。那一瞬间她“嘤!”了一声,就象是艘原本漂荡在温柔的海洋中的小船,突然间的一声雷击……

  妻子早已湿了,他的触摸让妻子全身的肌肉都被唤醒,控制不了,妻子拱起了腹部,但他依旧是那样的温柔,不急躁也不担心,让妻子除了紧紧抓扯起床单外什么都做不了。她强忍着不出声音,但是身体却没办法,似翻滚,在扭动,但是身体却是向下的,下意识除了将臀部抬高迎向外毫无办法。

  “啊!”妻子竟然哭了。

  但双腿间传来的“嗞嗞”水响,却告诉我那不是痛苦。他完全趴在妻子身上,轻轻的在妻子的乳房上抚摸,不时的轻抚她的乳头,每摸乳头一次,妻子的全身就颤抖一次。

  “姐姐想做全套吗?”男技师咬着她的耳垂含含糊糊的问。

  “不要,不要。”妻子被刺激的浑身颤抖,却依然保留着一丝灵溪。

  “你不喜欢吗?”男技师依然在刺激着她。

  她困难的摇摇头。

  “那就做个全套吧。”她又摇摇头。

  “你知道你会让男人疯狂吗?你看,再不疯狂,它就要崩坏了。”

  男技师在她耳边喃喃的,手引导着妻子的手伸到自己的胯下。

  妻子就那样握住了他的硕大。但她依然固执的摇头,不肯松开自己的态度。男技师不甘心的将自己裤子一拉,一根滚烫的大鸟就弹进了妻子的手里。

  “喜欢吗?它大吗?”

  妻子无力的摇摇头,她的手却握着这个陌生男人硕大的阴茎,甚至轻轻搓着,一边感受着男人的爱抚,但依然坚守着。

  我再也忍不住了,猴急的脱下裤子,也上了床,向男技师示意一下,他马上领会的让开半个身子,硕大的阴茎顺势从妻子的手中滑脱,妻子诧异的睁开眼,然后看见了挺起下身的我。

  “老公,啊……!”她只来不得及叫一声老公,就被我狠狠的插入完全打断了。

  男技师看着我的插入,手上没有停歇,俯下身去,用嘴覆盖住了妻子的左乳,含住了乳头,用舌头在乳晕处转着圈的舔舐着,妻子的两粒乳头就在我的眼前硬了起来。

  “这也算是传说中的3P吧!”

  我边想着,边进出妻子湿透了的身体,那里的泥泞是我从未见过的,简直就是泛滥了,每进出一次都能感受到一阵阵黏糊的粘扯,低下头去,我能清晰的看到,就在我的进出中,妻子的阴门跟我的阴囊间会一拉一扯的扯出长长的粘丝,让我的阴囊感觉仿佛时刻都是湿凉的,这让我渴望更深入的抽插,我轻轻拍了拍妻子,妻子会意的爬了起来,四肢趴着将湿漉漉的蜜桃臀对着我。

  我根本不需要去探寻呢,只需要大概的将龟头对准,就仿佛有指引一样,顺着水道就进去了,我知道后入是妻子的最爱,也是她最容易到高潮的姿势,果然没过多久,妻子嘴里就开始吚吚呜呜起来,发出阵阵闷哼,兴奋时她也会忍不住的低吟:“老公,好舒服。”

  这时形势变了,变成按摩师在看我跟妻子做爱,看着我热红的棒棒就这样挺进了妻子的阴道,这又是另一种感觉,被陌生人窥视的感觉,这感觉让我更冲动了,快速的毫不留情地狠狠刺入,又快速的抽出。

  男技师也慢慢转到的妻子的前面,轻抚着妻子的头松,轻轻摸着,看上去那么温柔,只是极度膨胀的阴茎胀开的血管就显得那么狰狞。

  妻子努力的将屁股伸向后方,迎合着我的力度,偶尔抬起头看见男技师的狰狞,又赶紧低头。

  男技师开始抚摸着她的乳房,吻着她的耳垂,喃喃的赞美着她的胸部……

  这让我胸中的魔鬼更加邪恶了:“老婆,吃他的,吃他的。”

  受到了我的鼓励,男技师大胆的将阴茎凑了过去,真的很长呢,几乎不需要怎么往前凑就已经到了妻子嘴边,然后就那样很自然的滑入了妻子微张的口中。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妻子给别人口交,那种刺激让我差点就交了货,我赶紧狠一用力将自己的大肉棒顶在妻子最深处,停下,深吸一口气,放松自己,但是放眼望去,妻子并没有因为我的停歇而停止口中的动作,她的头就在我前面起伏,不时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刚刚降下来的浴火瞬间又燃起,并迅速到达了最顶峰――我控制不住的射在了妻子的身体里。

  妻子翻过了身,责备的看我一眼,我灿灿的笑笑,在她身边半躺下,她的手中仍握着面前那个陌生男人粗壮的肉棒。

  我挨着妻子的身体,手在她身上四处摩挲:“今晚你就是女王,只要享受就好,不要管我。”

  妻子又看我一眼,然后将头转了过去,那里半跪着的男技师依然傲然挺立着,面对他因充血而锃亮的龟头,妻子又不由自主的用嘴含住了它,他的家伙的确有些大,妻子只有握住根部才能含的过来,妻子用手握着这个生命之根在嘴里不断的抽插,把舌头顶住龟头用唇最大限度的紧紧的滑向根部,边抚摸着蛋蛋,才刚熄灭的情欲火焰再次在我眼里燃起,我抚摸她的力道明显有了变化,她吃得更起劲了,将整根塞进了嘴里,抽出,再塞进去,男技师那人发出了喘气声,叹息着、呻吟着。

  “喜不喜欢他?”我轻轻的在妻子耳边问道。

  妻子含着没法回答,又不舍得吐出,只能边含着边点头。

  “那就干翻他。”我感觉此刻自己就像引诱亚当的蛇。

  妻子又摇头,心理上她依然不能接受一个陌生人的性器跟自己身体相连。但是,她吞吐对方肉棒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了,并用手在根部快速的撸动。

  “姐姐,姐姐,好舒服。”男技师呻吟着。

  妻子没理他,只是紧握着肉棒在嘴里快速的抽插,只见他更加快速的将大棒棒往她嘴里顶,她则始终不放开她的手,用手握着它,用嘴紧紧含着它,一会儿工夫,男技师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啊,太爽了,要射了,要射了!”

  就在他要射出的一刹那,妻子吐出了他的肉棒,用手握住快速的一阵疾撸,一股白色粘液从妻子的手掌喷薄而出,虽然已提前吐了出来,强有力的喷射依然有些许射到了妻子的脸上和嘴角,弄得妻子一阵干呕――她从来没有口暴过。

  男技师走后,我们又意犹未尽的来了一回,只是这一次,不管是我,还是妻子,都没有了先前躁动的感觉,甚至到后来,我能感觉到妻子的阴道开始有些干涩,最终我们意味阑珊的草草结束。